2016年秋天驻地艺术家: Lard Buurman (荷兰)


IFP欢迎荷兰艺术家/摄影师Lard Buurman在北京为期6个月的驻留项目,由蒙德里安基金支持。

作为基础设施的人

城市公共空间是一个在我摄影里反复出现的主题。这个空间不仅是由建筑、建筑学和基础设施定义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居住在空间里的人。我最先对这些人感兴趣,他们使用城市的方式;公共空间的功能;一个城市景观里的(共同)住所。而不是专注于标准建筑亮点或是关于公共空间类型的陈词滥调́——“广场”,“市集”,“公园”——,我专注的是“作为基础设施的人”。这也是城市规划专家和社会学家Abdou Maliq Simone一篇文章的标题,他试图将我们的注意力从典型的城市发展“硬实力”转移到对流动人口的基础设施意义上。因此,人体及个人和团体的运动(由空间编排)在我的相片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注意人们的姿势,人体通过行为采取的形状,比如走路,等待和运送。我让城市的运动在图像里产生共鸣,以这些城市及其居民的可变性和灵活性把它变成一个隐喻。在我作为艺术家第一年,我主要在欧洲做考察。接下来是中国在2014年,2008年起我已经沉浸于非洲城市。

在北京与激构合作的艺术驻留项目对我而言将是一个理想的机会,可以让我近期对城市发展的研究进一步加深。有一点在很大程度上吸引我与激构合作,那就是他们在城市和建筑领域的知识和社网,以及艺术驻留的时长。我在非洲做了很多短期驻留,平均每个城市呆一个月拍照。最终2011年我在约翰内斯堡做了个时间长一点为期三个月的艺术驻留。准确地说,这个更长的时间段对我的项目-非洲交叉点-而言是关键。它使我有机会对约翰内斯堡的城市化做针对性的研究,并让我能够就此比较之前去过的其它非洲城市。我与建筑师和城市规划者交谈,接触到非普敦的African Centre for Cities。我得到了相关的脉络,这是2014年5月在约翰内斯堡的歌德学院我展览项目的导线。”

Lard Buurman(1969年生于荷兰泽斯特),在海牙的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学习摄影,于1997年毕业。他的摄影一向突显的是公共领域。在“Taking Time”系列里(2002),贯穿欧洲城市他开始通过摄影的方式探索编译纪录性图像的可能性。通过从几个纪录性照片的一处重建图像,一个纪录摄影和舞台摄影的混合物就形成了。于他,城市的概念被日常生活的呈现所定义。通过关注在公共领域里彼此相遇的人们的故事和生活,他发展出自己的视觉语言习惯。2002年这个项目以在Bureau Leeuwarden的个展作为结束。两年后,因为着迷于中国城市化发展的速度,他来到中国。在“人民共和国”的系列中城市作为一个多层次的空间,一个持久地变化着和无尽相遇逐渐出现的地点。在他的中国经历里,他更紧密地调查发生在第二和第三世界的城市化,也增加了对非洲城市的兴趣。从2008年起他一直致力于通过非正式结构和即兴艺术创作捕捉这些非洲城市的特性。他的工作并不是没有被注意,Buurman的作品被展示在荷兰的艺术节和建筑节以及在非洲大陆上,即:在Lagos Photo (2010和即将到来的2014年版本)和2013年在刚果,卢本巴希的Picha Recontres双年展。

  • Instagram
  • Facebook

Institute for Provocation

4/F, Suit B7-3A, 706 North 1rd St.,

2 Jiuxianqiao Rd (798 art zone),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激发研究所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06北一街B7-3A,4楼。

Don’t miss a thing